• <tr id='Cr7IQz'><strong id='ccBttM'></strong><small id='69CF4B'></small><button id='KFH4rD'></button><li id='6dq7FO'><noscript id='OgpCAS'><big id='sMztOt'></big><dt id='tBcRst'></dt></noscript></li></tr><ol id='kLa0l3'><option id='9s1siZ'><table id='mz70zj'><blockquote id='WX2EW0'><tbody id='yh2y9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wl2by'></u><kbd id='C8HweJ'><kbd id='0ScFgi'></kbd></kbd>

    <code id='l3sRLL'><strong id='gu730i'></strong></code>

    <fieldset id='tDdZCl'></fieldset>
          <span id='41uBJD'></span>

              <ins id='OMPa7Q'></ins>
              <acronym id='mSYgGr'><em id='gDw4go'></em><td id='HkOHf3'><div id='7InOKW'></div></td></acronym><address id='E1tavm'><big id='chq1YS'><big id='IFbZCN'></big><legend id='uwkdWx'></legend></big></address>

              <i id='xQowWv'><div id='DCqFw9'><ins id='Hj6qnX'></ins></div></i>
              <i id='wqOGCF'></i>
            1. <dl id='Ck8JET'></dl>
              1. <blockquote id='p7LeUR'><q id='9Cr3b1'><noscript id='ooz72X'></noscript><dt id='CGAqI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kv0F8'><i id='Lu76WA'></i>

                川航:备降机组人员状态良好充分休息后将继续飞行

                发稿时间: 2021-01-18 17:39:53

                3d乐彩网 99色吧是一款非常精彩的视频观看网站,黄色视频在线观看无需播放器,非常清晰,流畅,没有任何的广告插入,随时观看都很舒畅,非常适合喜欢宅在家看片的小伙伴们。蔡当局将年金改革内容编入教材被批连小学生都骗

                (原标题:国产航母舰长公开亮相曾临危受命参与多国联演)

                  (东西问)“新疆”是“新的疆域”吗?

                  中新社北京1月17日电 题:“新疆”是“新的疆域”吗?

                  作者 刘姗姗

                  “新疆”在一些学者理解中,常被误读为“新的疆域”,譬如北美清史研究中较为重要的代表人物米华健就曾提出“满洲殖民主义”观点。尽管这一论断是在对“殖民主义”重新定义基础之上,但用西方学术概念直接去套中国历史,往往让人感觉与事实有所出入。

                  “新疆”是“新的疆域”吗?

                  仅从“新疆”二字的表面意义,便否定新疆与中国的历史联系,认为新疆归入中国并不具备必然或天然性,这显然是一种概念上的误导。在时光流转中,任何事物都有可能发生表面变化,而其性质是否随之突变则要谨慎辨别;只有从历史中定位、定义“新疆”,才不至于对这一地名的解释浮于表面。

                  如向上追溯,“西域”这一早期更宏大的名称基本涵盖了现在新疆广大区域。“西域”作为地名正式使用在汉代已出现,《汉书·西域传》中多有记载,而在此前,西北地区常称某地西北国等。无论“西域”还是“西北国”,都与中原王朝联系密切。

                资料图:金秋十月,新疆天山山脉美景如画。杨厚伟 摄
                资料图:金秋十月,新疆天山山脉美景如画。杨厚伟 摄

                  “新疆”用作西北地名始于乾隆时期。乾隆皇帝号称“十全老人”,对自己有十项功绩无比骄傲,“十功者,平准噶尔为二,定回部为一,打金川为二,靖台湾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即今之受廓尔喀降,合为十。”“新疆”地名就是在乾隆二十四年(1759)平定了准噶尔部、大小和卓叛乱后产生,用于对天山南北一带的统称。此用意,一是乾隆为炫耀自己的“武功”;二是建立新的统治秩序、行政体系,以便更好地管理战后旧地。

                  其实“新疆”一词之所以产生歧义,还有一个原因,即“新疆”不仅指代西北地区,在西南的云南、贵州等少数民族聚居地也频繁引用,只是对西北的称呼被一直延续而已。但在一些学者看来,好像清朝每平定一个少数民族聚居之地便可称之为“新疆”。这种想法显然谬误,准确地说,对“新疆”的定义应该是“故土新归”,新疆实为“旧地”,从汉唐起就在中国统治范围内。

                  乾隆以降至清末,“新疆”和“西域”也是混称的,表现了过渡时期的特征,直到光绪十年(1884)新疆建省,实行了行省体制,才基本代替“西域”一名。

                  为何要在新疆建省?

                  以地缘政治重要性而言,新疆地处中国西部,其东、东北和东南诸方与甘肃蒙古青海等地交界,南与西藏交界,西北、正北与俄国等交界,西及西南和阿富汗、英属印度交界,足见新疆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当时的国际形势是,新疆处在英俄两帝国主义势力的交叉点上,一旦失守后果将不堪设想。

                资料图:无人机航拍新疆温泉县鄂托克赛尔河谷景色。中新社发 胡维斌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资料图:无人机航拍新疆温泉县鄂托克赛尔河谷景色。中新社发 胡维斌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国内形势也面临严峻挑战。新疆是中国西北之屏藩,堪谓当时京师的第一重保障,而自19世纪60年代陕甘回民起义后,西北战火延绵数十年,城池化为焦土、人口损失惨重。可见,新疆收复对于国家统一、社会稳定以及维持清朝统治都是极其重要的。

                  从汉代到清代,包括新疆天山南北在内的广大地区被统称作西域,从张骞“凿空”,到汉宣帝设置西域都护,中央王朝在西域与内地之间建立了密切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即便到了南北朝割据时期,中华文化在西域地区的影响也并未削弱,吐鲁番地区甚至建立了与内地相同的郡县制;至唐代,西域更是被完全纳入唐王朝统治之下。元代在西域实行行省制,并设北庭都元帅府、宣慰司等机构。明代设立哈密卫作为管理西域事务的机构。西域自汉唐以来就与中原地区处于同一的政治结构中。

                  清乾隆时期平定准噶尔叛乱后,对新疆地区实行了更加系统的治理政策,1762年设立伊犁将军,实行军政合一的军府体制,有效地保障了当地社会稳定。因此,新疆并非与中国毫无关联的所谓“新的疆域”。尽管地处偏远,中原的文化、制度始终能在当地扎根。

                资料图:初冬时节,在紧靠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新疆尉犁县,天然胡杨纷纷被染成金黄色,点缀在茫茫大漠中,雄奇壮观,美不胜收。 焦银辉 摄
                资料图:初冬时节,在紧靠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新疆尉犁县,天然胡杨纷纷被染成金黄色,点缀在茫茫大漠中,雄奇壮观,美不胜收。 焦银辉 摄

                  然而自19世纪中叶以来,沙俄与英国对中国的西北地区虎视眈眈,侵略之心昭然若揭。1865年阿古柏在沙俄及英国支持下趁机入侵新疆,沙俄更厚颜无耻地喊出“代为收复”口号,借机强占伊犁。清朝在新疆的统治岌岌可危,统治者意识到新疆关乎中国西北稳定,甚至影响京师安全,为此同意左宗棠出征西北。

                  1876—1878年,左宗棠消灭阿古柏势力,成功收复南北疆广大领土,1881年,曾纪泽与俄方签订《中俄伊犁条约》与《改订陆路通商章程》,成功收复伊犁等地,但仍割让霍尔果斯河以西、伊犁河以北大片领土。1877—1882年,左宗棠先后5次提议设新疆行省。与此同时,参与收复新疆的刘锦棠与陕甘总督谭钟麟也联名上奏,提出更符现实需求的建省方案。左宗棠等人收复新疆后的第一要务就是快速恢复社会秩序,在此目标基础上,行省制变成了当时新疆的最佳选择。

                  1884年新疆建省是历史发展的自然结果

                  1884年,清廷在西域设省,取“故土新归”之意,改称“新疆”。但关于新疆建省的提议,并不是左宗棠等人平定叛乱后空前绝后的想法。早在19世纪初期,清代著名诗人、思想家龚自珍曾提议在西域设置行省,他在《西域置行省议》中建言实施郡县制以使新疆长治久安。之后,思想家魏源重申此事,并在《答友人问西北边事书》等文中表达了宜在西北置郡县的观点。

                  若回溯历史,在新疆实行郡县制更实非清代所特有,北朝隋唐时期即已有之。也非到了近代才再次出现,在龚自珍等人之前,乾隆帝就多次强调新疆“与内地无殊”,因此在修《大清一统志》时,要求将“伊犁之东西路,回部自哈密、辟展至和阗,撰新疆一门,次于直省之后”,在迪化(今乌鲁木齐)、镇西(今巴里坤)也都先后实行了郡县制。可见,晚清新疆建省毫无疑问是乾隆时期新疆观念的延续。魏源等人的主张不仅是清代统治政策的自然延伸,更是历代王朝边疆治理观念的延续与发展。

                资料图:冬季临近,新疆阿勒泰地区的牧民忙于将牛羊从高山夏牧场赶至沙尔布拉克,在此休整至10月底左右,将继续向河谷地带游牧迁徙。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资料图:冬季临近,新疆阿勒泰地区的牧民忙于将牛羊从高山夏牧场赶至沙尔布拉克,在此休整至10月底左右,将继续向河谷地带游牧迁徙。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在行省制度前,清代新疆实行的是军政合一的军府体制,并根据天山南北的不同情况再在具体操作上进行调整,这正是中国自古以来在此地区统治依据的“因俗而治”传统的体现,旨在加强中央集权统治。清末新疆能够成功建立行省制度,就是得益于此前清朝对新疆地区实行了比较系统的治理政策基础;在晚清新疆百废待兴的前提下,相对成熟完备的行省制也就成为维护清廷在新疆统治的最优选择。

                  因此,左宗棠收复新疆与提倡建省的想法,反映了一个有着几千年悠久历史、丰富文化遗产和政治智慧的大国,在近代边疆危机背景下对外策略的转变——从一种地方性、分散应对模式,向整合的对外战略转移,是随着环境变化而进行历史选择的自然结果。

                  1884年新疆建省充分表明,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中国疆土既有割据时期又有统一时期,统一与割据交替循环,国家统一发展始终是主流。新疆地区也多次出现地方政权割据情况,但不论这些政权割据时间有多长、局面有多严重,最终都走向重新统一。(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博士后,文化和旅游部清史纂修与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完)

                【编辑:叶攀】
                  鲁磨路是武汉一条汇集LiveHouse和各种酒吧的年轻文化聚集街道,这里曾经彻夜狂欢,充斥着各种喧嚣。“VOX乐迷群”则是这群混迹鲁磨路的年轻人的线上阵地,疫情发生后,这个群改名为“鲁磨路救援”,曾经畅谈乐队和理想的年轻人们转而投入到武汉线上救援行动,他们井然有序的组织能力和高效率的行动力让人们看到了中国的年轻力量。

                  上世纪9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逃离医院死亡模式。2014年,著名医学作家阿图·葛文德出版了享誉世界的《最好的告别》,从一个临床医生的角度,深刻揭示了当代医学在终末期病人和衰老、临终病人照顾上的失败,痛陈过度治疗给病人造成的巨大伤害,把对医院死亡模式的质疑和反思推向了高潮。

                  这世界哪有什么超级英雄,关键时候挺身而出的永远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关于汪勇的救援故事,或许你还想知道更多。3月12日,来B站(房间号:21990005)听汪勇讲述“在路上”的故事。

                  制度上待完善。制度性风险是风险社会破坏力的主要来源之一。现实中,由于基层微观制度设计不够完善,初始风险往往通过制度漏洞衍生出更多制度性风险。比如,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由于部分地方疫情上报制度不完善,形成公共舆论事件,造成疫情管理和舆情管理双重制度风险叠加。如何织密织细微观制度之网,防范制度性风险叠加,成为基层风险治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来源:admin  责编:秩名